真的不是故亦呀

『病娇』《致扬连真》— one

是夜,凉如水。白致扬站在窗边,又看见那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楼下的停车位上。昏暗的灯光,只能依稀看见它硬朗豪气的外形,可他就是能确定,那个车上有人,并且一直在看着他。是直觉和并不是太清晰的证据叠加,让他得出这个结论。
他想知道那个人是谁,是男的还是女的,为什么要这样做,整整半年。他这半年里,搬了两次家,换了两个小区,但他每次站在窗边,还是能看见那辆迈巴赫。他感觉有什么事似乎要发生,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
最近对门的邻居搬走了,他早上常常被对门新邻居的装修声音吵醒。但值得夸奖的是,新邻居的作息时间似乎是和他一致的。每天早晨八点开始装修,晚上九点停止,刚好是他早晨起床和晚上休息的时间。能感觉出来他的新邻居似乎是在很着急的装修,但却一直没见过面。也许是他每天早出晚归,所以才没机会打招呼吧。
白致扬发现楼下的迈巴赫里的人,似乎消失了。他接连几天注意,都感觉那个车里是没有人的。他觉得很奇怪,也很好奇。第一次,他被勾起了好奇心。他决定下楼去看一下,假装路过。如果没有人,那他也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这辆神秘又神经的车。
他想起过几天就有球赛可以看了,就想先去便利店买上些啤酒。他拎着两袋子啤酒,站在那辆黑色迈巴赫前面。从外往里看去,什么都没有。他真的很喜欢这辆车,无论外形还是配置。但最不喜欢的,就是它的价格了。虽然他月薪三四万,但在这个处处高楼起的城市里,也只是勉强财务自由了一点。
看着这辆车,他突然就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应该就是巧合了,他一穷二白的,谁会每天来盯着他。生活单调且无趣,除了看足球比赛,没有任何可以称之为爱好的事情可做。他开始考虑,自己是不是一个人生活太孤独了,该养只宠物什么的了。
白致扬按了一下电梯,门打开的时候,有一个男人在里面。第一眼看过去,是一个干净整洁的男人。利落的头发,合身的黑色休闲装,内衬是一件质感柔软的白色T恤。目光温和而有礼貌,手指修长,指节分明。他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便转过身准备去按楼层,却发现那个男人是和他一层的。
一瞬间,危险的感觉从背后袭来。他准备回头时,电梯却突然下坠。哐的一声,电梯坠到了负一层,紧急断电,一片漆黑。他刚勉强站稳。身后的人轻轻将他从背后环抱住。在他耳边轻声问道:“你刚刚,是去找我了吗?”
白致扬没有动,也没有回答。他应该在打开电梯门的那一瞬间就发现不对的。一楼的电梯里怎么会门打开后里面的人居然是往楼上走的,并且还是和他一个楼层,除非那个人是在等他。
那个人轻轻地在他的脖子上落下一个吻,温湿的气息呵在他耳朵上:“原来,你看不见我了,也会着急吗?”
“你是谁?”白致扬将语气控制的很镇静和冷漠。
他低声对着白致扬温柔地喃喃道:“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?是成为你这辈子都离不开、忘不掉的人。”
他偏着头靠在白致扬的肩膀上,又用那种极其温柔地语调问道:“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开场方式,喜欢吗?”

评论(4)

热度(6)